学术研究

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产业观察┃森林康养专家访谈系列文章(六)-- 自然教育专题

产业观察┃森林康养专家访谈系列文章(六)-- 自然教育专题

自然教育作为森林康养产业发展导入的重要产业内容之一,2019年4月国家林草局印发了《关于充分发挥各类自然保护地社会功能大力开展自然教育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林业部门和草原管理部门,将其作为林业草原事业发展的新领域、新亮点、新措施。


为探索和促进森林康养与自然教育产业的创新融合,中林联智库特别邀请全国自然教育网络为大家介绍和分享:自然教育产业发展现状、前景与困境;林业草原部门与自然教育如何进行有效合作、如何导入自然教育项目等精彩内容。

 




全国自然教育网络从全国自然教育论坛发展而来,由活跃在全国各地自然教育一线的机构和个人于2018年发起成立。致力于持续促进自然教育行业的良性发展,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自然教育论坛、人才培养、行业研究、政策倡导、区域性网络建设等工作,搭建自然教育行业内、行业与公众、行业与政府间的交流合作平台,以期实现万物和谐共生的社会。


 自然教育是什么


目前对于自然教育的定义尚缺乏统一的认定,2019年1月全国自然教育网络正式发布《自然教育行业自律公约》中界定“自然教育”为“在自然中实践的、倡导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教育”,它是人们认识自然、了解自然的有效途径。定义中包含自然教育的两个核心要素:


首先,自然教育的开展强调“在自然中”的实践。其外延具有包容性和开放性,即只要是通过感知与体验自然的方式,促进人与自然的连接,进行建立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关系的教育活动,都可以归为自然教育的范畴。


其次,自然教育的目的是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包括了为了儿童的健康与福祉的教育维度和为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可持续发展的自然维度。


 自然教育的价值


“自然教育要有合适、稳定的教育基地;自然教育要有固定的教学团队;自然教育要有自然化的课程研发;自然教育要有家长、社会的密切配合;自然教育要有安全的保障措施。”

 

美国精神与可持续中心主任克里斯汀认为:“由于现代人缺乏与自然的真实联系,生态教育的主要目的就是帮助现代人建立与自然的真实联系。”一方面,自然教育的兴起和发展能够搭建起人类与自然的有效沟通桥梁,能够帮助人去思考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之间的关系,从而在自然中开阔视野,建立情感联结;另一方面,自然教育提高公众环境素养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经济增长。

 

如今,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和环境保护,提出了一系列思想体系和法规政策。有着“要把生态环境保护放在更加突出位置,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等重要理念和要求。生态文明教育也势在必行,对于完善公民生态文明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除了自然教育自身的意义之外,它所创造的价值意义也无法忽视。

 

在乡村建设方面,正如王思元等人在《乡村自然教育产业建设探究》中所提到的,自然教育在传承乡村文化、保护乡村景观、带动乡村产业、缓解乡村“空心化”等方面有着重大意义。乡村有着优渥的自然资源,如何保留并利用乡村中独特的乡土文化,在自然环境中开展自然教育。不仅能够带动乡村产业进一步发展,也能促进城乡间的双向交流,不断增强人们的生态文明素养。

 

在儿童生态素质方面,将自然教育纳入校本课程体系,有利于儿童生态素养健康和谐地发展。比如促进儿童对身边自然环境的关注和认知,帮助他们在体验中丰富对自然环境及生态问题的经验和体悟等等方面。在自然中获得宝贵的经验财富,提高分析,解决生态问题的能力。

 

而对于环境教育方面,自然教育不仅针对儿童,对成年人树立正确的环境意识,从而形成良好的环境素养也是不可或缺的。身处自然界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环境保护的直接参与者。

 

开展自然教育并不是单纯的到自然中去,为保障良好地展开自然教育,林峰在《开展自然教育,提高环境教育水平》中提到,从以下四方面进行:自然教育要有合适、稳定的教育基地;自然教育要有固定的教学团队;自然教育要有自然化的课程研发;自然教育要有家长、社会的密切配合;自然教育要有安全的保障措施。科学、系统、严谨地展开自然教育,打造高质量的自然教育。


 自然教育在中国的发展


“自然教育”在其产生过程中具有明显的民间自发性,同时获得政府政策的大力支持。”


中国的自然教育受到了《林间最后的小孩》的催化,借鉴了日本的自然学校模式,受到了欧美环境教育体系、户外教育、森林教育等影响,却不是任何一种国际模式的简单复制,而是根植于本土文化土壤的自然教育,其发展历程如下:


中国自然教育迅速发展的节点可以追溯到2010年前后,如自然之友、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等一批民间的环境教育组织在自然教育开始探索实践,奠定了自然教育的萌芽和发展阶段;


2014年前后,随着第一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的举办,全国自然教育网络平台开始搭建,自然教育作为一个新兴行业的专业化和规范化需求开始萌发;


2016年《全国生态旅游发展规划(2016-2025年)》中把“环境教育体系”视为生态旅游的核心体系之一,同时鼓励“结合当地社区发展开设自然学校,为中小学生提供认知自然的第二课堂”;


2019年4月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印发了《关于充分发挥各类自然保护地社会功能大力开展自然教育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林业和草原主管部门,各级林学会要充分认识自然教育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将其作为林业草原事业发展的新领域、新亮点、新举措,摆到重要位置,明确责任,狠抓落实,努力建设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自然教育体系。并依托中国林学会成立自然教育委员会统筹协调各地自然教育工作。


纵观“自然教育”在我国十年来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其产生过程中具有明显的民间自发性,同时获得政府政策的大力支持。


 自然教育机构和从业者的现况


“除了缺乏人才,很难盈利或者盈利少的问题,缺乏政策去推动行业发展是目前自然教育领域面临的主要挑战。” 


我国自然教育经过十年的快速发展,从松散自发逐步走向规范自律,同时蕴含强大的生命力。2019年中国自然教育发展报告针对755名自然教育从业者及自然教育机构进行调研,可以从从业者及自然教育机构两个要素简要了解我国自然教育行业的概况:

自然教育从业者画像

年龄教育背景构成方面,自然教育从业者的年龄段主要集中在40岁以下,占调查样本总量的70%,其中主要教育背景为大学本科(占比56%),以管理学(占16%)、教育(占13%)为主。大部分对从业者比较年轻,拥有强大的创新能力。

自然教育的目标认同方面,大部分受访者认同自然教育的目标是加强人与自然的联系,建立对大自然的热爱(74%),这意味着一批具有强烈原动力的从业者,在自然教育行业开疆辟土,奠定其基础的价值理念和基调。

自然教育面临的主要挑战方面,大多数从业者表示,除了缺乏人才,很难盈利或者盈利少的问题,还有43%的受访者认为缺乏政策去推动行业发展是目前自然教育领域面临的主要挑战。 

2

自然教育机构画像

运营年限方面,大部分自然教育还比较年轻,运营年限以5年以下为主,占比73%,业务范围主要集中在本省市地区,占比57%,机构的注册类型主要以工商注册为主,与2015年、2016年、2018年的调研结果一致,且为历年最高(61%)。说明有许多小机构、新机构进入自然教育市场,且选择了市场化运营来实现可持续化发展。

目标群体方面,大部分机构锁定小学生(74%)及亲子家庭为主(71%);在提供服务类型方面,大部分机构主要提供自然教育活动(87%),其次是自然教育项目咨询(61%)和能力培训(49%);活动的类型主要是自然观察(61%)、自然科普/讲解(47%)、自然游戏(44%)。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