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产业观察┃森林康养专家访谈系列文章(七)-- 自然教育专题

产业观察┃森林康养专家访谈系列文章(七)-- 自然教育专题

挑战与机遇


微信图片_202008051112132.jpg



专业人才的存量和增量依然是制约行业发展的关键因素

目前在自然教育行业有许多相对年轻和缺乏经验的从业者,创新与活力有余而经验专业性不足,而国家层面对于自然教育专业人才培训刚刚开始重视并处于起步阶段,而各省(区、市)对此项工作尚未全面启动,因此制约自然课程开发与不断更新的最根本因素仍是人才缺乏。


特色高质量的自然教育课程体系依然是行业的核心

未来一到三年内,研发课程和建立课程体系仍然是自然教育机构的首要任务,目前自然教育行业内存在的课程内容及教学方式单一、缺乏创新等问题都成为了未来发展的隐患。从业者差异化的教育背景一方面意味着这些从业人员能够给自然教育行业带来新知识和不同的教学内容,另一方面也说明目前课程及课程体系依然良莠不齐,需要自然教育研究的专家、高素质的自然教育师资队伍结合科学的理论和丰富实践经验,投入足够多的时间进行研发设计体系化的课程。


自然教育机构的可持续运营及战略布局将越来越迫切

根据2019年的调查数据显示,与 2018 年相比,自然教育机构处于盈利阶段的比例较小,自然教育机构的生存受到挑战,目前自然教育机构多为民间机构,主要依靠公益基金会等资金来源开展活动,伴随着疫情常态化,基金会资助比例的降低,在消费者支付意愿不强的情况下难以长时间存续,因此自然教育机构在未来计划中也应采取更加积极合理的战略布局。


行业的管理规范将逐步被关注和重视,并成为新的刚需

自从2013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首次提出“逐步推行中小学生研学旅行”以来,一些原本行业外的公司看到了自然教育未来发展的潜力,纷纷选择将其作为业务的发展方向,涌入了自然教育市场,因此未来应重点关注市场的管理也,应在鼓励扶持机构生长的同时完善规则,规范市场良性竞争。


受众群体的多元化拓展及付费习惯的培育是持久议题

目前大多数自然教育机构的主要服务对象设定为小学生和亲子家庭,如何提高受众群体的多元化,在兼顾专注细分领域的同时降低风险,如何提高受众群体对自然教育机构的认可度、培养其参加自然教育活动的习惯也是未来值得关注的问题。


建议对策



微信图片_202008051112133.jpg


1. 从国家层面:

还需要进一步推进具有中国特色的自然教育的相关法律的制定,完善自然教育市场的准则;


同时政府也应考虑设立专门的自然教育机构,规范自然教育的内容;


在资金支持这方面,政府也应考虑当前自然教育机构的发展情况,适当给予政府资金方面的扶持和政策鼓励,帮助民间自然教育机构未来的长远发展。


2. 从自然教育机构方面:

自身还应继续开发创新的自然教育课程,吸引更多的参与者,提高消费者的支付意愿:


一方面,在开展自然教育课程时应注意开发优秀科学的自然教育教材,并且加强与业内同行的交流探讨,共同促进行业发展;


另一方面,自然教育机构在行业规范尚未统一时也应注意自我监督和完善,在课程设计、活动安全等方面都做好保障。


3. 自然教育从业者方面:

行业内还需要更多的人才参与自然教育活动的设计和开展,因此对于人才需要作出一定的专业度要求,此处的要求应为行业内的统一守则而非对于从业者知识背景要求的收窄;只有师资力量配备完善,才能提升自然教育的课程质量,扩大自然教育的影响范围。


4. 网络建设方面:

需要加强全国和区域性自然教育行业网络建设,建设一个结构完善和目的性强的自然教育网络,为分享实例和促进行业发展的讨论提供平台,进而实现经验的有效分享、资源的有效整合;同时聚合行业力量、搭建行业基础设施、梳理行业规范、开展行业研究;代表行业对话、争取行业资源、影响行业发展政策、引入国际资源;营造良好的行业生态,实现行业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  岳伟,徐凤雏.自然体验教育的价值意蕴与实践逻辑[J].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56(02):115-123.

[2]  魏智勇,李婧.自然教育课程开发的价值及策略[J].世界环境,2018(06):78-80.

[3]  刁龙.生态文明教育的碎片化困境与系统性重构[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17(24):9-12.

[4]  陈幸良.自然教育与研学营地教育的融合与未来方向[J].宁夏林业,2020(02):7-9.

[5]  赵迎春,刘萍,王如平,杜庆平,李丽.关于自然教育若干问题的对策研究[J].绿色科技,2019(24):310-311+314.

[6]  任洪涛,王飞.我国环境课程教育的偏失与矫正路径[J].创新,2019,13(06):111-118.

[7]  王思元,张春英,潘辉.乡村自然教育产业建设探究[J].黑龙江生态工程职业学院学报,2019,32(05):40-43.

[8]  刘敬奇.浅析生态文明视角下的自然教育[J].环境教育,2019(07):28-32.

[9]  林峰.开展自然教育,提高环境教育水平[J].环境教育,2019(07):33-35.

[10] 张茂聪,李睿,杜文静.中国环境教育研究的现状与问题——基于CNKI学术期刊1992-2016环境教育文献的可视化分析[J].山东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8,33(01):112-121.

[11] 田友谊,李婧玮.中国环境教育四十年:历程、困境与对策[J].江汉学术,2016,35(06):85-91.

[12] 焦志强.关于我国环境教育基地建设未来展望[J].环境与可持续发展,2015,40(06):76-78.

[13] 才惠莲.我国环境教育认证制度的构想[J].中国高教研究,2015(07):84-87.

[14] 王忠祥,谢世诚.中国环境教育四十年发展历程考察[J].广西社会科学,2013(10):184-189.

[15] 时军.我国的环境教育立法及其发展[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05):87-91.

[16] 廖小平,孙欢.环境教育的国际经验与中国现实[J].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36(02):156-161.

[17] 2019年中国自然教育发展报告[R].北京:中国林学会,2020.



推荐文章